<dfn id="bvfxd"><var id="bvfxd"><b id="bvfxd"></b></var></dfn>

<mark id="bvfxd"></mark>

      <mark id="bvfxd"><menuitem id="bvfxd"><font id="bvfxd"></font></menuitem></mark>

          <rp id="bvfxd"><listing id="bvfxd"></listing></rp>
          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濟南,下一個“北方第三城”?

          日前,華頓經濟研究院發布了2023年中國百強城市排行榜。榜單顯示,濟南位列第14位,且從北方城市的排名來看,濟南排名第三,排在濟南前面的只有北京、天津,前20強中緊隨其后的是青島、鄭州、西安。

          這次有關濟南的排名,有點出人意料。畢竟從2022年城市GDP來看,青島GDP為14920.75億元,鄭州 GDP為12934.7億元,而濟南GDP則是12027.5億元。雖然近年來國內經濟增長不再片面追求GDP,但不可否認的是,GDP一直是衡量經濟發展的重要指標之一。那么,濟南的排名是否名實相符?“北方第三城”爭奪戰又將花落誰家?

          為什么是濟南?

          華頓經濟研究院已經連續9年編制發布中國百強城市排行榜,2015年,濟南排名第20位,到今年躍居第14位,城市發展能級和核心競爭力不斷增強。

          濟南,是一座悄悄崛起的城市。

          日前,智聯招聘發布的2023年第二季度《中國企業招聘薪酬報告》,公布了國內38個核心城市企業的招聘薪酬水平。濟南以平均薪酬9482元、中位數7620元,排名為第18位,在北方上榜城市中排名第2,僅在北京之后。

          近年來,濟南的薪酬水平持續上漲,源于其精心培育的一批高精尖的產業與企業,這為濟南提供了更多的高薪崗位。作為“科創中國”首批試點城市,濟南綜合科技創新指數穩居全省首位,在國家創新型城市中名列第13位。目前,全市省級新型研發機構已備案共71家,組建科研團隊200余個、吸納青年科研人員5300余人。

          濟南匯聚的國家頂尖科研機構和科研型企業也令人震驚,例如,齊魯中科空間科學與應用研究院、齊魯中科碳中和研究院、齊魯中科電工先進電磁驅動技術研究院、齊魯中科光物理與工程技術研究院、齊魯中科泰山生態環境研究院、齊魯中科現代微生物技術研究院、齊魯空天信息研究院、濟南國科醫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國科(山東)產業技術協同創新有限公司、山東中科先進技術有限公司、濟南中科泛在智能計算研究院、濟南中科核技術研究院……

          濟南,還是一座不斷給人驚喜的城市。

          如果不是今年5月在濟南召開的2023世界激光產業大會,誰會想到,濟南激光裝備出口產值已居全國第一。目前,濟南擁有激光企業320多家,產業規模達150億元,更重要的是,濟南有一批全球領先的激光企業,諸如邦德激光、金威刻、森峰激光,其營收規模均居國內前十位。

          今年6月,濟南舉辦了中國(濟南)透明質酸產業大會,會上人們才了解到,目前,濟南已經建成全球最大的透明質酸原料生產基地,年銷售透明質酸300余噸,占世界透明質酸市場份額的40%以上,占全國份額70%以上。同時,濟南透明質酸產業還成立了由醫美產業龍頭骨干企業發起的協同創新聯盟,運用市場機制集聚創新資源,實現醫美產業鏈供應鏈上企業、研發機構、金融投資機構深度合作,共同攻克產業發展的技術瓶頸。

          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發布的《2023年第一季度改革熱度第三方評估報告》顯示,在直轄市和省會城市中,濟南市以72.46分排名首位。持續領跑“改革熱度”的濟南,折射出其城市發展的決心與速度。如今,濟南擁有足夠的實力角逐“北方第三城”,輻射、帶動北方地區的經濟發展。

          青島如何守穩“北方第三城”?

          2022年北方城市GDP十強,分別是北京、天津、青島、鄭州、濟南、西安、煙臺、唐山、徐州、大連。GDP反映了一座城市的造富能力,從GDP排名與數值來看,可以與青島角逐“北方第三城”的城市是鄭州、濟南、西安。

          雖然在GDP排名上,青島略勝一籌,但在能更準確反映城市真實家底的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余額等數據方面,西安、鄭州、濟南都排在青島前面。

          一個城市能匯聚多少資金,顯示出這座城市的吸金及留富能力。比如北京,其吸金能力是絕對的全國第一,2022年高達21.86萬億。最重要的原因是,北京作為首都,各大央企、金融總部乃至證交所聚集在此,因而形成強大的資金能力。

          2022年青島的資金總量為24993億元,西安是31428億元,鄭州是29417億元,濟南是25941億元,三者在資金總量上,與青島的差值分別為6345、4424、948億元,差距明顯。

          再看常住人口排名,一座城市的常住人口,可以反映該城市的發展水平和經濟狀況。2021年北方常住人口十強城市,北京、天津、西安位列前三,鄭州第四,第五到第十位是石家莊、臨沂、青島、哈爾濱、濰坊、濟南。

          綜上,青島、西安、鄭州、濟南似乎都有資格爭做“北方第三城”,壓力給到了青島。

          事實上,青島的高光時刻可以追溯至2008年,當年青島經濟總量排名全國第9,現在發展勢頭正盛的武漢、寧波,當時均被青島實力碾壓。此后,青島GDP在全國的排名被武漢、南京、寧波等城市趕超。2022年,青島GDP在全國排名13位。這座以制造業立市,培育過聞名全國的海爾、海信、青啤、雙星、澳柯瑪“五朵金花”的青島,遇到了發展瓶頸。

          有專家分析過,青島被趕超的原因在于制造業支撐作用減弱。2007年,山東提出“青島要率先形成以服務經濟為主的產業結構”,自此,青島的發展重心逐步轉向服務業,二產占比從50%一路降至35%,三產占比從43%升至62%。

          鄭州的崛起,離不開富士康及其背后的電子信息產業鏈;西安的發展,離不開隆基綠能、

          特變電工等為代表的光伏產業。這些城市的崛起,無一例外都依托于制造業。所以,回歸制造業的初心,可能才是青島突破發展瓶頸的正確方式。

          可喜的是,2021年,制造業再一次出現在青島五年規劃《綱要》中,并取代“服務業增加值比重”,提出了“2025年制造業增加值占地區生產總值比重達到27%”的指標,錨定了重塑青島制造的發展方向。

          未來,青島要保持“北方第三城”的地位并爭取成為“北方第二城”,需要回歸制造業發展的初心,加強技術創新和產業升級,提高制造業的附加值和競爭力,以此實現城市的可持續發展和繁榮。

          城市之爭的“鯰魚效應”

          觀察2023年中國百強城市排行榜會發現,前十強的北方城市只有排名第一的北京和吊車尾的天津,第2至第9位均是南方城市。南北方經濟差距逐漸拉大,在這張榜單中也有所體現。

          有一項數據,可以更直觀展現我國南北方經濟逐漸擴大的趨勢,北方地區經濟總量占比下降,從2001年的41.76%下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38.6%;與此同時,南方地區經濟總量占比增長,從2001年的58.24%增長至2018年上半年的61.4%。

          無論是爭奪“北方第三城”,抑或是振興東北戰略,都會為北方地區經濟注入新的活力,推動北方經濟的提振與發展,對進一步縮小南北經濟差距具有積極的意義。

          細想一下,青島、濟南、鄭州、西安等爭奪“北方第三城”,它們會在制造業、服務業等方面展開激烈的競爭,這場爭奪戰的展開,不僅推動了這些城市經濟的發展,也提高了整個北方地區的經濟實力。

          未來,希望通過加強制造業的發展、打造優質營商環境、加強人才引進和培養等方面的措施,北方地區不斷提高經濟實力和吸附力,促進南北經濟的交流和合作,進一步縮小南北經濟的差距,促進共同發展、共同富裕、共同繁榮。

          青島財經日報/首頁新聞記者 孫夢

          責任編輯:崔現香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欧美日韩一区观看_国产成人Av大片在线观看_人妻在线播放a免费观看_综合图区 自拍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