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bvfxd"><var id="bvfxd"><b id="bvfxd"></b></var></dfn>

<mark id="bvfxd"></mark>

      <mark id="bvfxd"><menuitem id="bvfxd"><font id="bvfxd"></font></menuitem></mark>

          <rp id="bvfxd"><listing id="bvfxd"></listing></rp>
          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這一經濟區設立,能否刷新青島都市圈的存在感?

          日前,青島都市圈建設迎來了實質性突破,青島膠東臨空經濟示范區管委會與濰坊(高密)臨港經濟發展服務中心簽署青濰空港經濟區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戰略合作備忘錄,這意味著曾經的“膠州高密臨空臨港協作區”升格至“青濰空港經濟區”。

          現在的城市之間流行搞“圈子”,奮勇爭先的青島也不甘人后、積極入圈,青島都市圈、膠東經濟圈和山東半島城市群就是青島主導或加入的三個主要“圈子”。

          乍一看,青島加入的“圈子”在數量上還挺有優勢,但對比長三角、京津冀、珠三角等實力型城市群,青島都市圈、膠東經濟圈和山東半島城市群整體而言缺乏“存在感”。未來,如何有效提升這些“圈子”的發展能級和存在感,成為了擺在青島乃至山東面前的一個嚴峻課題。

          青島加入的那些“圈”

          一眼望去,青島都市圈、膠東經濟圈和山東半島城市群讓人有些眼花繚亂。實際上,區分這幾個“圈”也很簡單:

          青島都市圈包括青島、濰坊2市和煙臺市萊陽市、海陽市;

          膠東經濟圈包括青島、煙臺、濰坊、威海、日照;

          山東半島城市群則覆蓋山東全省16地市。

          從地域范圍來看,由小到大排序分別為青島都市圈、膠東經濟圈和山東半島城市群,而培育都市圈、經濟圈是從城鎮化到城市群發展的中間階段。

          在這三個“圈”中,以青島都市圈城市間的聯系最為緊密,青島對其周邊地區的輻射帶動作用明顯,也是水到渠成、最應該優先發展的“圈”。而膠東經濟圈里的青島、煙臺、威海、日照等的城市中心都在沿海片區,這是海濱城市的共同特點,但也導致了青島與膠東經濟圈的其他城市相距甚遠,互相溝通、協調起來都困難,青島對這些城市的帶動可謂是有心無力,更不必說覆蓋了山東全省所有下轄市的山東半島城市群。


          要想建設有實力有特色的青島都市圈、膠東經濟圈、山東半島城市群,如同下象棋一般,只有把每一步下好,才能贏得最終勝利,而第一步落子應該在青島都市圈。

          去年5月,青島市發改委明確提出,已上報“青島都市圈發展規劃”。

          今年1月3日,山東省發布了《山東省建設綠色低碳高質量發展先行區三年行動計劃(2023-2025年)》,其中明確提出“深入實施膠東經濟圈發展規劃,出臺青島都市圈發展規劃,推進青濰日同城化和煙威同城化發展”。1月13日,2023年山東省政府報告中再次提出,爭取青島都市圈發展規劃獲批。

          密集發布的政策,凸顯了山東對于“青島都市圈”的重視程度。畢竟,山東這些都市圈、城市群面臨著“群雄逐鹿”的局面:北有京津冀城市群虎視眈眈,西有中原城市群加速崛起,向南是以上海為中心的“世界第六大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GDP排名第三的經濟大省山東在發展上落后了,且近年來游離于區域性國家發展戰略之外。

          對比長三角和珠三角,差距在哪里?

          “構建都市圈、經濟圈、城市群有兩個底層邏輯:行政邏輯和市場邏輯?!鼻鄭u市城市經濟學會會長雷仲敏認為,“在這兩種邏輯上,膠東一體化都存在許多不足之處?!?/p>

          在行政邏輯層面,推動經濟圈發展需要建設包括生態環境、交通、水利、通訊等,但其中最大的難點是,實現人的一體化。迄今為止,青島都市圈、膠東經濟圈都沒有放開戶籍。

          這方面,長三角城市群給青島、山東“打了樣”。8月初,浙江發布《關于高質量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通知》,其中明確,全面放開放寬城鎮地區落戶限制,放開人才落戶,放寬投靠落戶,實行戶籍準入年限累計互認。同時,杭州市城區要取消落戶名額限制,精簡積分項目,確保居住年限和社會保險繳納年限分數占積分的主要比例。

          值得注意的是,浙江提出實行長三角地區戶籍準入年限累計互認。這意味著,只要來到浙江,即使更換城市工作生活,依然可以累計社保、居住年限,開啟落戶之門。

          在市場邏輯方面,實現都市圈、經濟圈、城市群一體化發展的最大動力在于市場邏輯,而這一邏輯強調的是產業的協同與互補。

          以珠三角城市群為例。珠三角一體化帶動廣東由落后的農業大省發展成為我國著名的經濟大省,其經濟總量先后超過亞洲“四小龍”中的新加坡、中國香港和中國臺灣。雷仲敏認為,珠三角是國內產業協同、分工做得最好的城市群,“廣州是商貿中心,深圳是科創中心,香港是金融中心,珠海和佛山是制造中心?!?/p>

          具體而言,廣州著力提升核心城市的服務和管理水平,逐步建成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商貿流通中心和現代服務中心;香港利用區位優勢大力吸收和利用外資,與內地形成了廣泛的協作;深圳加強基礎科學研究,實現引領性原創成果的重大突破;珠海和佛山擁有數量眾多的制造業企業,是珠三角的制造業基地。目前,珠三角城市群擁有比較完備的上下游產業鏈,城市之間有良好的優勢互補與功能互補,城市群形成了發展的合力。

          反觀膠東經濟圈,改革開放四十多年里,在以GDP為地方政府主要考核指標下,各地政府集中精力忙于招商引資,大力發展工業。青島、煙臺、威海、日照、濰坊幾乎全是臨港經濟,主要發展石化、冶金等產業。這也從側面反映出膠東五市產業互補性弱,同質化競爭比較嚴重。

          一體化發展,需要切實行動

          8月2日,上合示范區管委會與濰坊市政府舉行了合作框架協議簽約儀式,并簽署了三項協議:膠州市人民政府與高密市人民政府、諸城市人民政府簽署青濰交通一體化發展基礎設施(公路)建設合作備忘錄;膠州市與高密市人民政府簽署青濰現代物流領域一體化發展戰略合作協議;青島膠東臨空經濟示范區管委會與濰坊(高密)臨港經濟發展服務中心簽署青濰空港經濟區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戰略合作備忘錄。

          最難能可貴的是,這三項協議不是停留在宏觀規劃上,而是從交通、物流、產業合作等微觀方面切實推進青島都市圈、膠東經濟圈一體化。

          交通是推進都市圈同城一體化的重要基礎。比如滬蘇同城化,雖然這一理念在2020年提出,但在交通方面卻遙遙領先于青島都市圈。早在2013年,上海軌交11號線花橋延伸段(上海安亭站—江蘇昆山花橋站)開通運營,成為國內首條跨省地鐵線路。而在今年6月,蘇州軌道交通11號線正式開通,與上海地鐵11號線實現無縫連接,自此上海和蘇州兩地主城也實現了地鐵連通。

          另外,通過產業協同發展,滬蘇同城實現了兩地經濟的互補和共贏,打造出輻射帶動長三角地區的強大新中心,增強長三角城市群發展動能。

          本次膠州、高密、諸城簽署青濰交通一體化發展基礎設施(公路)建設合作備忘錄,說明了青島都市圈一體化發展有了實質性突破,三地達成共識、整體統籌規劃公路建設。未來,將對青島都市圈的物流運輸、產業協同發展產生深遠影響。

          近期在膠東一體化過程中,也有不少多地合力推進交通一體化的案例。4月中旬,青島市和煙臺市交通部門及有關縣市正式簽訂萊州至青島高速公路合作共建協議。8月12日,由濰坊市、青島機場、高鐵濰坊北站共同打造的青濰空鐵快線正式開通運行,最快27分鐘便可達到青島膠東國際機場。

          未來,青島都市圈能否有效提升發展能級并刷新存在感,需要的不是宏觀規劃,而是一個個能夠落地的重大項目。如何在接下來的競爭中搶占先機,就要看青島乃至山東如何在基礎設施、產業協同、民生服務、區域規劃等方面的切實努力與行動。

          青島財經日報/首頁新聞記者 孫夢

          責任編輯:李冬明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欧美日韩一区观看_国产成人Av大片在线观看_人妻在线播放a免费观看_综合图区 自拍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