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n id="bvfxd"><var id="bvfxd"><b id="bvfxd"></b></var></dfn>

<mark id="bvfxd"></mark>

      <mark id="bvfxd"><menuitem id="bvfxd"><font id="bvfxd"></font></menuitem></mark>

          <rp id="bvfxd"><listing id="bvfxd"></listing></rp>
          我的位置:首頁>文章詳情

          互聯網平臺助貸整改留“尾巴”:OPPO歡太金融涉嫌轉賣個人信息,合作助貸年利率35.96%

          14家網絡平臺金融業務整改結束近一年之際,互聯網平臺的貸款業務仍有一些遺留問題未徹底解決,其中比較突出的就是個人信息“斷直連”。海豚財經發現,雖然上級監管部門將2023年6月末設為“斷直連”最后大限,但迄今為止,仍有個別平臺在向第三方貸款方提供導流業務時明文傳輸個人信息,大量個人敏感信息在多平臺間明文傳輸并留存,值得警惕的是,這些平臺既不持有征信牌照,也不具備放貸相關的金融牌照。

          貸款導流變成轉賣個人信息

          海豚財經記者實測發現,在歡太金融APP填寫個人信息申請“車主貸”,之后個人信息被直接轉賣給易鑫集團-車來財銷售團隊。從歡太金融到易鑫集團,再到最終放款方—持牌金融機構,借款人的個人信息流經了兩個平臺,被兩個平臺收集并留存。

          在以往互聯網貸款流程中,這是司空見慣的操作,很多用戶個人信息經過二層甚至多層傳輸后,才最終到達金融機構手中。這個過程中經常發生個人信息泄密、被違法交易或被濫用等情形?!皵嘀边B”政策出臺后,導流平臺與金融機構合作開展導流、助貸業務時,嚴禁將用戶提交的個人信息、平臺從外部獲取的個人信息,以申請人身份信息、基礎信息、個人畫像評分等名義,提供給金融機構。從事導流和助貸業務的互聯網平臺必須先將用戶個人數據傳輸給征信機構,再由征信機構加密傳輸給金融機構,無論是互聯網平臺還是金融機構都不得直接留存和傳輸明文個人信息。

          海豚財經注意到,歡太金融在向第三方導流時,疑似直接明文傳輸敏感個人基礎信息。記者下載歡太金融APP,注冊后發現其“車主貸”業務由合作機構提供。記者填寫并提交姓名、手機號、身份證號碼、車牌號等個人資料后,頁面提示稱,該業務由“易鑫集團提供借錢服務”。

          圖片截自歡太金融-借錢-車主貸頁面。

          大約10分鐘后,記者便接到自稱易鑫集團銷售人員的電話,該銷售人員在電話中直接報出記者姓名及名下車輛信息。隨后,該銷售人員要求添加記者微信。添加微信好友后,易鑫銷售提供的截圖顯示,其拿到的記者個人信息源自OPPO。顯然,記者此前在歡太金融APP提交的個人信息,已被賣給易鑫旗下的銷售人員。

          根據“斷直連”要求,歡太金融的這一做法明顯違規,無論是歡太金融還是易鑫集團都沒有征信牌照,不具備處理個人征信信息的資質;此外,易鑫集團也不是最終放貸方,其通過助貸方式引入持牌金融機構充當放貸方。這意味著,如果后續易鑫集團再次將個人信息明文傳輸給金融機構,用戶的敏感信息將被至少三家機構收集并留存。

          記者嘗試在歡太金融APP上申請借款,經評估后獲得優享借款9500元額度,實際最高可借6500元,由合作機構放款,綜合年化利率35.96%(單利)。

          根據最高法相關司法解釋,我國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為24%,而銀行和持牌消金目前基本都做到了貸款年化費率在24%以內。超過24%的貸款費率并不在法律保護范圍之內,也與上級監管部門提倡的互聯網貸款發展方向不符。

          圖片截自歡太金融-借錢頁面。

          除了“車主貸”和自營助貸,歡太金融-借錢還為橙易通、趣記花、速貸、久久白條、水滴融、好會借、浩瀚錢包、眾享花、借錢唄、鉑銀貸等借款APP引流。記者點擊“橙易通”獲取額度標簽,頁面底部顯示,橙易通由國潤建融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簡稱“國潤建融”)開發運營。

          工商資料顯示,國潤建融成立于2020年12月21日,注冊資本1200萬元,法定代表人方福來,股東為杭州六途科技有限公司(80%)、上海英盾保安服務有限公司(20%)。穿透發現,國潤建融實控人為張標龍(持股80%)。

          企查查顯示,國潤建融的營業范圍為“技術服務、軟件開發、互聯網數據服務、數據處理和存儲支持服務、互聯網安全服務、互聯網銷售、廣告制作、廣告發布、互聯網信息服務”。顯然,國潤建融并非持牌金融機構,不具備貸款業務資質。歡太金融為這家沒有金融業務資質的公司提供貸款導流服務,屬于違規行為。

          公開資料顯示,歡太金融為OPPO、realme和OnePlus等品牌的核心合作伙伴,歡太金融業務包括產業金融(歐享貸、營收賬款保理)、消費金融(歡太分期、歡太花錢),以及保險服務(健康險、意外險、財產險等)。作為OPPO手機內置的錢包服務,歡太金融與OPPO的關系,類似天星金融與小米的關系。

          值得注意的是,OPPO(歡太金融)雖不在上級監管部門約談的14家從事金融業務的大型平臺之列,但作為中國智能手機出貨量最大的廠商之一,OPPO金融業務用戶并不比京東、攜程等平臺少。分析機構 Canalys(科納仕)發布的中國大陸智能手機出貨量數據顯示,2023年前三季度,OPPO(含一加)累計出貨量3.49億部,排名第一。2023年11月,OPPO官方宣布,Color OS全球月活數量已突破6億。

          多家平臺“斷直連”整改不到位

          與歡太金融違規導流、涉嫌明文傳輸用戶個人信息相比,很多互聯網平臺在導流業務上已按照上級監管部門要求實現了合規運營。

          例如,中國銀聯旗下云閃付APP的貸款超市,為大量持牌金融機構提供導流服務,其中包括寧波銀行-寧來花、唯品富邦消金-小蓉花、華瑞銀行-航旅貸、廣發銀行-E秒貸、中信銀行-信秒貸、新網銀行-好人貸/新網銀行-好車貸、百信銀行-百興貸、長銀消金-暢開花。

          不難發現,云閃付合作貸款機構都是銀行和持牌消費金融,但沒有網絡小貸公司。海豚財經發現,同樣為車抵貸業務引流,在云閃付APP-貸款精選頁面點擊“新網銀行-好車貸”后,頁面提示“即將前往新網銀行頁面”。這意味著,云閃付在導流業務上采用了合規的“跳轉”模式,用戶直接在持牌金融機構頁面輸入個人信息,無需經過第三方平臺。

          圖片截自云閃付APP頁面。

          作為中國最大的互聯網汽車金融平臺,易鑫集團車抵貸產品除了與歡太金融合作外,其合作方還括攜程、QQ、愛奇藝、哈啰、餓了么等,幾乎涵蓋了半個互聯網圈。

          海豚財經在QQ錢包和“餓了么借錢”頁面點擊車抵貸產品后,直接跳轉進入易鑫集團-車來財的申請頁面。不過,QQ錢包、餓了么借錢在頁面跳轉時,未提醒用戶服務機構已發生改變。

          圖片截自QQAPP-QQ錢包頁面。

          圖片截自餓了么APP-借錢-第三方借款產品頁面。

          此前,海豚財經曾在《攜程金融整改虎頭蛇尾:貸款導流變成明文轉賣用戶個人信息,“斷直連”大限后仍不合規》報道中指出,愛奇藝、哈啰借錢在給易鑫車抵貸導流時,采用的是頁面直接跳轉模式,平臺不直接接觸用戶個人信息,而是由易鑫集團直接收集。

          奇怪的是,此次記者再次對愛奇藝和哈啰借錢進行測試,卻發現這兩家平臺給易鑫車抵貸導流時,變成平臺直接收集個人信息,再傳輸給易鑫集團的違規模式。由于無法聯系到上述兩家平臺相關人員,海豚財經不清楚這兩個平臺為何突然從合規的“跳轉”模式調整為收集個人信息再轉賣的違規模式。

          圖片截自愛奇藝APP-錢包頁面。

          圖片截自哈啰APP-臻有錢頁面。

          與云閃付和QQ錢包相比,助貸業務規模較大的攜程金融、歡太金融、愛奇藝錢包、哈啰借錢等平臺,更傾向于收集用戶信息再轉賣。對平臺來說,“跳轉”模式無法收集個人信息,通過征信機構模式則要繳納通道費,這兩個合規選項都意味著收入減少、開支增加。最終,無論是歡太金融還是攜程金融,在“斷直連”問題上都選擇了打擦邊球。

          易鑫融租助貸模式存疑

          海豚財經注意到,易鑫集團銷售人員發布的朋友圈廣告顯示,易鑫集團車抵貸業務分為“助貸”和“自營”,其中,助貸業務由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蘇銀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等提供資金;自營業務由上海易鑫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和天津恒通嘉合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提供資金。

          公開信息顯示,易鑫集團旗下或關聯方共有4張融資租賃牌照,4張融資擔保牌照。

          融資租賃牌照包括上海易鑫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天津恒通嘉合融資租賃有限公司、青島財通易鑫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易鑫集團持股49%)、廣州榮車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易鑫集團持股70%)。

          融資擔保公司包括廣州盛大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天津多鑫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海南省盛鑫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大連融鑫融資擔保有限公司(關聯公司易車持股67.80%,易鑫集團持股32.20%)。

          上海易鑫融資租賃有限公司2023年第四期超短期融資券募集說明書披露顯示,其貸款促成業務模式為,上海易鑫融資租賃首先與承租人簽訂融資租賃合同,并先行墊付租賃款;隨后向貸款促成業務合作金融機構推薦承租人(即借款消費者),再由合作機構放款給借款的消費者并受托支付給發行人;借款的消費者按期還款。

          上海易鑫融資租賃的助貸業務合作方包括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民生銀行、上海銀行、新網銀行、微眾銀行等32家金融機構。2020-2022年,上海易鑫助貸業務合作金融機構中,微眾銀行余額占比最大,余額占比分別為50.44%、37.49%、19.40%;2023年一季度,工商銀行余額占比最大,2020—2022年末及2023年3月末余額占比分別為24.16%、20.00%及18.72%、19.65%。

          不過,在助貸過程中,易鑫采取了先行墊款給借款人,再向第三方金融機構推薦貸款的墊資模式,這里涉及到一個模糊地帶,即易鑫融資租賃在不具備放貸牌照的前提下實際從事了放貸業務,這顯然違規了。

          另外,助貸業務中,易鑫先對借款人進行第一道風控審核,審核通過后,易鑫再將借款人推送至合作金融機構。但是,如果易鑫推薦的借款人在其他合作金融機構均沒有被審批通過,這筆貸款就被歸為易鑫的自營貸款(易鑫稱為“自營融資租賃業務”)。這種情況下,易鑫同樣有不具備金融牌照而從事放貸業務的嫌疑。

          雖然易鑫將這一業務性質描述為“融資租賃”,但按照“實質重于形式、內容大于表象”的穿透式監管原則,易鑫先墊款放貸再推助貸,助貸失敗變自營貸款的模式,實質上踩了持牌金融機構才能放貸的紅線。

          在融資租賃公司從事助貸業務方面,雖然金融監管部門尚未頒布全國性規章制度,但包括深圳等多地金融監管部門已經發文要求,不得以售后回租等形式變相開展個人抵押貸款業務,不得使用語義模糊字樣進行業務宣傳,不得提供融資擔保服務。易鑫集團目前采取的融資租賃加助貸和擔保模式,與前幾年相比固然在積極向合規化轉型,但該模式仍然存在較大的政策和業務風險。

          海豚財經注意到,2020年8月末,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對上海易鑫融資租賃進行年度現場檢查,并要求上海易鑫專注融資租賃業務,逐步減少貸款促成業務參與程度。

          易鑫隨后進行了整改,由子公司及關聯方融資擔保公司作為貸款促成業務主要參與機構。2021年2月,上海易鑫融資租賃就整改事項向上海金融監管局匯報。2021年5月及2022年8月,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對上海易鑫融資租賃進行年度現場檢查,上海易鑫融資租賃匯報了貸款促成業務當年運行情況,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未提出整改意見。

          從實際業務看,易鑫的所謂整改“換湯不換藥”。截至2022年末,易鑫貸款促成業務投放規模中,以易鑫租賃為主體簽訂協議落地貸款促成業務的投放量占總投放量的36%,天津恒通為主體簽訂協議落地貸款促成業務的投放量占總投放量的64%。

          根據上海易鑫融資租賃披露信息,2020年-2022年及2023年1-3月,公司自營汽車融資租賃業務新增投放金額分別為40.40億元、81.78億元、103.06億元及28.57億元,貸款促成業務新增投放金額分別為217.50億元、381.70億元、426.98億元及120.65億元??梢?,上海易鑫融資租賃助貸業務規模增長迅猛,其整改的方式只是將簽約主體從上海公司換到了天津公司,從監管嚴格的上海換到了監管寬松的天津。

          在助貸模式下,易鑫旗下的融資擔保公司需要為借款用戶向合作金融機構提供增信并承擔風險。從易鑫披露信息看,目前該公司的關聯擔保公司向合作銀行繳納的擔保保證金比例不超過5%,如果消費者逾期超過85天,則由融資擔保公司履行代償義務。目前,易鑫為助貸業務提供擔保的主體有3家:大連融鑫融資擔保有限公司(關聯方易車體系內公司)、廣州盛大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易鑫集團并表范圍內子公司)及天津多鑫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易鑫集團并表范圍內子公司)。截止2023年3月末,大連融鑫、廣州盛大及天津多鑫擔保余額分別為56.88億元、122.99 億元、41.12億元。

          上述三家公司,除了大連融鑫為易鑫關聯方子公司外,其余兩家均為易鑫子公司,它們為易鑫的汽車融資租賃業務提供增信和擔保。這里存在一個灰色地帶,原本融資租賃業務中起風險緩釋作用的是租賃物(汽車),借款人逾期,租賃物殘值大小決定放貸方最終承擔的風險大小。但易鑫通過旗下或關聯融資擔保公司向銀行等機構提供擔保,相當于銀行的信用風險評估對象從借款人變成了易鑫,銀行的放貸風險實質上取決于易鑫的擔保履約能力。如果易鑫第一道風控失靈,或代償能力不足,都將對銀行貸款帶來重大風險。

          海豚財經注意到,擔保業務也是易鑫在助貸業務收入之外的另外一大收入來源。但對用戶(借款人)來說,車輛抵押貸款除了支付正常利息之外,還需要額外支付一筆擔保費,貸款成本大大提高。

          在黑貓平臺(新浪旗下消費者服務平臺)上,有用戶投訴稱,2022年5月,他接到易鑫集團工作人員電話,稱其已按時償還2年租賃費,可以再給4.07萬元信用貸款。但他辦完貸款后發現,還款明細中每月有101元擔保費。但易鑫工作人員從沒有提過需要支付擔保費。

          易鑫集團2023年中期報告顯示,2023年上半年,易鑫集團實現營業收入28.44億元,其中助貸服務收入15.4億元,占比54%;擔保服務收入4.14億元,占比14%,較2022年同期的2.26億元增加83%。

          本報財經觀察員 流清河

          責任編輯:李賽男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欧美日韩一区观看_国产成人Av大片在线观看_人妻在线播放a免费观看_综合图区 自拍 第一页